<cite id="zht53"></cite>
<track id="zht53"><span id="zht53"></span></track>

    <p id="zht53"><listing id="zht53"><th id="zht53"></th></listing></p>

    全國咨詢熱線

    400-6300-806
    聯系我們
    全國咨詢熱線:400-6300-806

    聯系人:張希遠

    手機:13905478055

    電話:0537-7426399

    郵箱:sdthfood@126.com

    網址:www.changleluntan.com

    地址:山東梁山小路口鎮駐地

    “瘦肉精”寫進政府工作報告
    文章作者: 更新時間:2017/4/29 15:14:52
       

    為期5天的廣州市第十三屆人大四次會議落下帷幕。會議通過了《關于廣州市人民政府工作報告的決議》,政府工作報告經修改后,新增加了“認真吸取‘瘦肉精’中毒事件教訓”的表述,同時在嚴厲打擊的犯罪類型中新增了毒品犯罪。
      本次會議根據代表們的審議意見,對政府工作報告作了6處修改。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報告中增加了“瘦肉精”的字樣。

      本次人代會召開前幾天,廣州市發生數十人“瘦肉精”中毒的食品安全事件。會議期間,瘦肉精也成了代表們談論的焦點。記者在修改過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發現,原報告在談到提高城市管理水平時,表示要“完善產品、食品、藥品安全和整頓打擊長效監管機制,加強安全風險動態監測和執法,確保產品質量和食品、藥品安全”。

      而新報告中,該表述之前增加了“認真吸取‘瘦肉精’中毒事件教訓”的內容。昨日的閉幕式上,有人大代表對政府工作報告能根據當前發生的熱點事件迅速補充內容表示贊賞。

      記者調查

      生豬進場前基本無檢查?

      雖然“瘦肉精”被正式寫進政府工作報告,但“瘦肉精”究竟是如何通過層層設防最終到達市民餐桌變成“毒豬肉”的呢?25日,在相關政府部門不吭聲的情況下,一些生豬經銷商率先打破沉默,曝光稱:“其實出事前,生豬進場前基本無檢查。”

      “以前2%的抽檢其實也沒有”

      “以前基本沒有檢測;有,也只是偶爾行動時才有”,25日下午,天河牲畜交易市場3號檔主陳先生接受采訪時稱,“瘦肉精”中毒事件發生之前,該市場并沒有對進入的每批生豬進行檢測;即使一些人口中的2%抽檢,其實也并不存在。

      44號檔女老板,也證實了陳先生的說法,稱:“以前哪有現在這么嚴格每批都檢,以前幾個月都不見檢測一次。”

      記者昨日先后采訪了十多名在天河牲畜交易市場內做生豬生意的經銷商,他們均稱,在“瘦肉精”事件發生之前,該市場對進場的生豬檢疫,一直是處于“幾個月都不見檢測一次”的狀態。

      那么,沒有經過檢測的生豬如何得以進入市場進行交易?周先生透露說,凡是進場的生豬,只要有豬源所在地的動物防疫監督部門開具的檢疫合格證,一般就可以直接進場。

      如何拿到這一“進場身份”呢?天河牲畜交易市場眾檔主介紹,豬販只要從經銷商手上購買了生豬后,就可以直接到檢疫室交錢拿“證”。雖然名義上這批生豬只是經過抽檢,但肉販在拿“動物檢疫合格證”時,則是按照購買豬的總頭數給錢。

      檢疫費壓垮了基層防疫?

      政府部門對基層私人屠宰場的監管又是怎樣的呢?相關部門工作人員證實,今年春節期間,廣東媒體曾在花都雅瑤屠宰廠拍到:該廠工人在兩名當地動物檢疫人員在場的情況下,公開向豬注水。

      “為什么私人屠宰廠敢當面注水?就是因為區、鎮級的基層動檢人員不是公務員管理,其工資很大一部分是靠收取檢疫費來補發。”“再說小型私宰廠的動物檢疫平時由區、鎮一級負責,區鎮哪可能有那么多錢來做檢疫啊?更何況對生豬的有害殘留物進行高成本檢測呢?”

      相關人士反映,在上周五發生“瘦肉精”中毒事件后,廣州市政府當晚就要求對所宰殺生豬進行瘦肉精100%檢測,但直到24日晚上,天河區動物防疫站才對天河肉聯廠進行檢測。“一頭豬的檢測成本27元,天河肉聯廠一天要宰1600頭豬,每天要4萬多元的開支,以一個區的力量尚難以支撐,更何談花都下邊鎮轄雅瑤、新華和白云區的良田私人屠宰廠?”

      目前,在廣州所有屠宰廠中,只有茅山肉聯廠是唯一的市農業局直管單位,有30多名動檢人員駐廠,每天宰殺生豬約1000頭,占廣州鮮肉市場供應的1/10.自上周五以來該肉聯廠連續幾天共檢出20多頭“瘦肉精”超標生豬。有同行感慨:“如果不是在正規肉聯廠逐頭查驗,很難想象能堵住這20多頭毒豬。”


    色婷婷亚洲五月